盛川

我有人间一场梦

登上大号的伍六七A爆了!!!疯狂pick

我老公是真的好看啊,话唠人设也很苏啊(*/ω\*)

总会记成:花如盛世绽放,爱永不凋零???是个什么鬼_(:_」∠)_

画了两个小时哦_(:_」∠)_没画出我老公万分之一的帅气

#我有一个脑洞要和你们讲

还是第一世,接上文

陈楚
ooc有bug有
祝食用愉快

楚留香生平喝酒从未醉过,可偏生从陈三六嘴里渡过来的酒气让他醉了,唇齿间的暖和身体贴合的热。

桃花本就是情花,动情与让人动情。

陈三六的唇沿着他脖颈滑下去,直到吻在衣服上才觉得哪里不太对,先前笨手笨脚的他只是让楚留香衣襟散乱,而现在衣衫不那么整齐的楚留香正含笑看着他。

身体里的酒就好像突然被点燃了,那瞬间就像是在做梦,

是了,他的确是做过这样的梦,还不止一次,或许,或许这次也是梦。

一场已然动情的梦,可谁能想到颤抖的却是他。

酒在那种桃花的香气里极快的发酵。

躺在地上的楚留香锦衣华服,可他却是个穷书生。

那人身家不菲,他却身无分文。

那人美得不可方物,他却相貌平平。

那人 那人 那样的人自己怎么配的上。

他忽然就无比庆幸那坛酒,是那坛酒销去了所有顾忌和杂念。

然后,把他变成自己的。

酒可真是个好东西,会让妄想成真。

他便伸手去解楚留香的腰封,唇舌与他相缠。

地上许是凉了,可空气却暧昧而热烈。

楚留香衣衫大敞,胸前小腹点点红痕。

许是吻的多了便会了,现在陈三六落下的每一个吻都那么烫人。

吻重新落回了胸前,略带生涩的吮吸和啮咬。

不重但足以让人情动,微痒和涌动的酥麻。

不止这些还想要更多,楚留香那饱含情欲的眼神就那么撞在了他心上,那是一种无声的催促。

要他给的更多。

『脑洞』看热度决定写不写

设定秦孝公是太子,德政之才,却不善权谋制衡之道,时又遇动荡,兄弟相悖老臣当道,太子被废流落在外,遇卫鞅在市井,酒肆中大谈当时事风采裴然,思及自己命途动荡便未曾结识,只道此人绝非池鱼必有一日位高于人,却又恐其过刚易折,惜才之心顿起,便托人捎信与他,言道:一鸣惊人,卫鞅执信而笑,我本意便来投名,有何惧之,托其回道:立身于天下,行走于荒野,为苍生谋明君,纵身死亦不惧。孝公闻之,喟然长叹,向死而生,有何惧哉,乃大才,善才,可自己兄弟自己最清楚,无治世之才亦无虚心之意,若此卫鞅便抱负难筹且有性命之忧。再去寻时卫鞅已经离开。


ps设定是找人捎信而不是直接面见,因为嬴渠梁是夺权失败,这个时候牵扯越少越好。

后边故事我大 概 构 架已经有了,但还没决定写不写_(:_」∠)_

算是半架空,尽量少ooc,bug

邪叔
OOC
BUG
不定期更新
长短待定

ps:本人截止到目前为止沉迷王者荣耀所以没有看过盗墓笔记原著,所以在这里求一个对原著有所了解的大大来进行亲切而又有好的交流,避免我整出来一些不必要的ooc.bug等。
答应我的理由有三个

第一个:求你了
第二个:求你了
第三个:求你了

#说你答不答应

上回书说到张智尧吃蛋糕吃出了一个白金的戒指。

这回我们接着说:)


吃蛋糕吃出个戒指,肯定不是巧合,这么巧肯定是计划好的,计划的那就是有预谋的,有预谋就是有原因的,有原因就是有动机的,有动机就肯定有目的,有目的吗,这么明显肯定有啊!

"尧哥,尧哥。。。“李易峰有点懵怎么不按书上说的来。

”啊。哦,吃饭吃饭“张智尧被李易峰一叫才回神,看起来好像很清醒的样子,如果不是拿着吃蛋糕的叉子插到菜里又插到米饭里还没插上菜的话,

这家伙给李易峰吓得,跑到张智尧跟前就问哪里不舒服又是摸额头又是拉手的,这完全属于无意识揩油,真的。

张智尧其实还懵着,有点突然,意料之外,但是确实在情理之中。

大老远的跑到了李易峰这给他做饭给他点蜡烛,陪他许愿。

前一天晚上还熬夜看剧本,才喝咖啡提神。

在剧组里也是关系很好,隐隐有些过界的朋友关系,前辈和晚辈的关系。

大半夜的一起看球赛。

李易峰还在那边又是问又是摸得,可现在他眼睛里都是那个闪着光的戒指。

白金的,很简洁的样式。

”易峰“他觉得自己声音有点哑。

”尧哥“听张智尧这么叫他他心里很没底,手也不乱摸了,安静的握着张智尧的手。

”表白的戒指给我吃出来了,你女朋友怎么办啊“他还看着那个戒指,是男式的。

”那这样我女朋友就没了,要不你把你赔给我吧“李易峰心跳的砰砰砰的,他很紧张,紧张的手都出汗了,一脸期待。

”我可不值钱,你要吗“他终于不看那个戒指,看着李易峰的眼睛。

拍戏的时候经常这样看着对方的眼睛,但是现在有点不一样。

不是演戏没有剧本。

“我要”李易峰直接吻住了他。

嘴唇贴着嘴唇,就像心贴着心,跳动着一样的频率。









#蛋糕里藏了戒指


ooc有bug有


尧哥,中午吃什么啊“李易峰摊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遥控器,一边扭过头

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张智尧回的也干脆,又原封不动的把问题丢回去了

尧哥,你这大早上的跑到我这来不是来和我踢皮球的的吧”李易峰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丢,整个人都扭过来趴在沙发背上,张智尧正背对着他给自己倒咖啡提神,听声回过身,直接半靠在地柜的边上,看着李易峰那嬉皮笑脸的样,“踢皮球,好啊,可你这没皮球啊,”一副装傻充愣的样子,

尧哥,今天可是我生日,“说完李易峰就转回去了,有点蔫蔫的。

张智尧看他这样子有点想笑,喝了口咖啡顺手把杯子放下,去冰箱里看了有不少菜,有青菜,有西红柿什么的”好了,别不高兴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冰箱里都有菜。“

李易峰一听原地复活,”尧哥我想吃你,你给我做(是做爱的那个做:)吧“说完还腼腆的瞟了张智尧一眼。

”你都多大的人了,玩笑别瞎开“张智尧一脸无奈。

李易峰嘿嘿一笑”那我中午想吃米饭炒菜,“

张智尧一听又扭头回去看冰箱里的菜”吃什么菜,“

”只要是尧哥做的,什么菜都行,我给你打下手吧”一脸的跃跃欲试

你看你电视,别过来捣乱“张智尧翻了个白眼,把菜从冰箱里舀出来就进了厨房。

结果刚把菜放下,李易峰就跟进来了,”你别来捣乱“张智尧一边把菜丢进水池里,一边警告。

”我就看看,坚决不乱动“

”信你才有鬼“

洗菜切菜,下锅炒,李易峰果真就一直在那看,张智尧炒完一个菜觉得哪里不太对,转头就看见李易峰看着他后背傻笑,当事人完全没有被抓包的觉悟还傻笑着嘞,张智尧看他这样子简直宛如一个智障,实在看不下去了,拿锅铲敲了锅,李易峰一下子回神了,看张智尧看着他,(真)一脸无辜“尧哥我没乱动。”“是是是,只看了,什么都没动”张智尧给他气笑了,把盛菜的碟子塞到他怀里,又回去炒其他菜。

好了菜齐了,可以吃了。“米饭已经盛好了,张智尧把最后一个菜端到餐桌上。

”开酒吗,“张智尧问

”开,酒在酒柜里,尧哥你自己拿,“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到房子里去了

张智尧有点纳闷,倒酒柜拿酒开了。

李易峰很快就出来了,手上端了个七寸的小蛋糕,还插了蜡烛。

张智尧帮他把蜡烛点着假装嫌弃的催他,

”快吹,我都要饿死了“

李易峰闭着眼睛,开始许愿。

张智尧就看着李易峰闭着眼睛的样子。

蜡烛全部都灭了,一口气吹灭的。

尧哥,我给你切蛋糕”李易峰切了一块有芒果的给了张智尧,

还不错,你怎么不吃“

李易峰拿了叉子就到切给张智尧的那块蛋糕上叉了一大块芒果,

张智尧那叫一个心痛”演戏的时候白疼你了“说着就把仅剩的一块芒果吃了,

一枚戒指在奶油里闪光。




#我有一个脑洞要和你们讲

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_(:_」∠)_但是可以控制住手:)

三生三世老梗
ooc有
bug有

第一世陈楚

第二世拉CP张小凡×花满楼【私设会有】

第三世苏紫

第一世
陈楚
陈三六是书生和他母亲生活在山脚下,楚留香是妖【不是狐狸精:)】生活在山上,三六家贫母亲染疾上山采药遇到楚留香,一眼万年,楚留香在山上生活无所拘束,坐在树上等风来,躺在草里数星星,当然也会时不时的去镇上喝些小酒,在山上的时候偶尔也会见到有药农上山采药,不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书生来山上采药的,本来也没有什么,书生采他的药,楚留香等他的风,两不相干,偏偏这书生呆的可以要找的药明明就在他脚下,他却死活都寻不到,自顾自的念着草药的名字,楚留香久等风不来,又被念叨的没脾气,从树上跳下来告诉他药就在他脚底下,陈三六专心找药回头看到一个白衣人,本该吓得一跳,偏偏这人生得又极好看一时反倒没怎么动,又听他说寻的药就在脚下,细看果然是,感激之情顿生,便拱手道谢,问其姓名,楚留香却是不答,一回身又上了树接着等他的风,倒是告诉三六这天要下雨了要他快些回去,陈三六看天色确实不好,往树上看去也寻不到人,只好作罢,向树上自报了姓名又道了谢才走。树上楚留香看着陈三六背着箩筐走了,想起他刚刚说的名字,倒是笑了,谁说书生都是迂腐的,这个倒是挺呆嘛。
陈母喝完药病情好转,陈三六便去参加了乡试,中了秀才,村人前来报喜,陈母要三六请村人吃酒,家徒四壁只能赊账,酒铺老板见他中了秀才也乐意赊账给他,恰逢楚留香也下山喝酒,便就酒肆相遇,陈三六一眼认出了楚留香,记得那天采药的事情邀他一起,倒是楚留香没怎么记得起陈三六,待陈三六提起那天的事情他才想起来,许是得了功名整个人看起来气色好很多,作为贺礼拿出一两银子给他,陈三六反倒蒙了没见过这么多的银钱,说什么也不肯收,又说是楚留香有恩于他,当是他报答楚留香的,楚留香拗不过他,只好作罢,便问到陈三六母亲的病情,陈三六只说无碍,也不细说,怕麻烦楚留香,方才见楚留香出手阔绰,又见他仪表堂堂身着不凡,心下也知两人身份悬殊,好似中了的秀才又飞了似的,心里闷闷的,刚好村里人要敬他喝酒便就离了楚留香这桌去了下一桌,楚留香也觉尴尬,他本只是来喝点散酒的,身上只有三四文的零钱,剩下的都是先前到江阳城里就拿的富家子弟的,都是散碎银子,最小的都是一两,陈三六不收,他又不好白喝人家的酒,就趁陈三六喝酒的时候叫来老板帮他结了账,总共不过三十文,楚留香给了一两银子,老板根本找不开,楚留香要他把找的钱都给陈三六,慢慢结直到完了为止,天知道老板当是有多难受,陈三六从未饮过酒,适才一杯以有些晕了,两杯下肚已是晕的很,三杯下去直接就躺在地上了,楚留香交代完老板就要走,突然就听有人喊,赶过去一看才知他是喝醉了,村里人虚惊一场,又见楚留香衣着不凡一时也没人敢上前搭话,倒是楚留香问陈三六家在哪里打算送他回去之后再走,有喝了半醉的应了他,道了声谢便就带着陈三六走了,待他们走了,就有人开始议论了,说这人是谁,陈三六又是怎么认识这人的,这人长的真好看求嫁云云,
楚留香抱着喝醉的陈三六,这书呆子喝醉了反倒看起来没那么呆了,只是老实的睡觉脸上还有酒熏出来的红,村里人都在酒肆里喝酒,楚留香在街上随手掐了个诀,转眼间就到了陈三六家,陈三六家里当真是整齐,家徒四壁当然整齐了,而且只有一间房,榻上躺着一个老妇人,楚留香一看就知道这人该是重病,只是熬时间而已,又看了眼睡着的陈三六,打算把他放在椅子,许是动静有些大,陈母醒来了,楚留香叫了一声伯母说自己是三六的朋友,三六喝醉了送他回来的,陈母想谢谢楚留香,结果咳了两声咳出了血,陈母看到醉了睡着的陈三六,让楚留香不要告诉陈三六自己病的咯血,又求楚留香多多帮衬着陈三六,楚留香答应了,将死之人的嘱托他推脱不了。
到山上后楚留香就开始找续命的草药,找到了人参,三年生的,不足半寸长,效用几乎等于没有,就用修为催生,催到百年后才小心的从土里挖出来,带去了陈三六的家里,陈三六没想到楚留香会来,想问楚留香是怎么知道他家的,又记起上次就是楚留香送他回来的,还让酒肆老板送了找的钱,可他偏偏到现在连这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楚留香去房里看了陈母,许是吃了点药看起来好像好很多了,拿出参给陈三六,要他煎给他母亲喝,陈三六认出是百年的人参手都是抖的,直接跪在地上说,三六收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但是为了母亲又必须要,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要是有一日有用的到三六的地方,就是要他陈三六这条命都可以。
楚留香当时觉得他太认真了,说这参只是他在山上无意中遇见的,不必这样的,要扶他起来,直到陈三六起来的时候楚留香才看到陈三六眼睛里含了泪。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经一年了,陈母是并入膏肓了,这日楚留香来的时候之间门口挂了白绫,陈三六穿着孝服,人已经下葬了,照习俗要守孝三个月,这一年里楚留香没少来,每次来都会带一些催生的草药帮陈母续命,这次来人就没了,陈三六整个人都是无神的,像是给谁把魂全抽走了,楚留香走到他跟前他都不觉得,直到楚留香叹了口气说不要太伤心了,他才抬头看到楚留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他几乎瞬间就崩溃了,这么多天他都没哭,不是不哭而是伤心到不会哭,而在看到楚留香的那一刹他强撑着的就全塌了,抱着楚留香哭的歇斯底里,在这一年里他每每看到楚留香就觉得开心,但是又很愧疚,因为楚留香带来的药都很珍惜,他没有什么可以作为回报的,楚留香也从来不提,他除了知道这人叫楚留香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似乎这些都不重要,只知道这人对他好,就因为山上采药时的那一眼,那一句话。
楚留香看他实在是难过,但也没什么法子,人死不能复生,便让陈三六闭上眼睛,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陈三六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的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常的街道,一时有些转不过来,楚留香看他这样子就笑了,拉着他进了酒楼,小二忙的是团团转,就这还能顾上楚留香他们,楚留香要了个雅间,三两雕花和一些小菜,让陈三六喝酒,喝了酒就不难过了,陈三六不喝,丧期忌酒肉奢靡,楚留香也不劝他,自己到了一杯喝了,说了句好酒,又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倒是陈三六坐不住了,他怕楚留香喝醉了,楚留香说自己是千杯不醉,又给陈三六到了一杯,陈三六没再推辞学着楚留香的样子一饮而尽,只觉得辣嗓子,都要辣出眼泪了,楚留香看他学自己喝酒呛出眼泪笑的不行,让他一点点喝,自己也开始慢慢喝,陈三六看着他慢慢喝酒的样子,嘴角还余着笑,自己也笑了,他此刻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对楚留香的喜欢,那种情爱的喜欢,想亲吻他和他在一起,但是又想到自己不可能和他相守,便敛起了笑倒酒喝,也不觉得辣了,母亲走了,他和楚留香之间便没有什么联系了,他欠楚留香太多,可他一个都还不起,渐渐酒劲上来,那些压抑的都被放出来了,他叫他出楚大哥,可他说不出来我喜欢你,即便是醉着,楚留香看他醉的可以就要扶他,楚留香身上淡淡的清香撞入他的鼻子,他念着楚留香的名字,然后就吻了上去,他留不住楚留香,但是不想放他走,借着酒劲他推倒了楚留香,楚留香也没推开他,平白无故他为什么要帮一个书生,一年的时间,他也喜欢上了这个书生,受着他的吻,慢慢的回应他,陈三六感觉到他的回应有些不能相信,却本能的吻的更用力了,楚留香只觉得身体悸动,被撩起了火,想要更多,他顺着楚留香的脖颈往下吻,毫无章法的解开楚留香的衣服,又脱自己的衣服,